约翰卫斯理介绍

 

前言

john-wesley-1

约翰卫斯理牧师

不仅是循道公会卫理公会的创立人,也是历史上的一位杰出的宗教人物。英国人对他的景仰,不减於大文豪莎士比亚。
的确,在英国历史上是从未有过一个人能像他那样直接、明显,和有力的感动人和改变人们的灵性生活。有一位历史家说得好:「即使我们用最夸张的说话,也难以尽述卫斯理当时所领导的灵性复兴运动的价值;因为百年以後,英国圣公会和其他宗派教会的宗教精神,四分之三是受到卫斯理灵性复兴运动的影响。」这样一位基督教伟大人物的生平事蹟,不只是循道卫理会友应当认识,实在是每一位基督徒也当值得加以认识。

一.幼年与受装备

约翰卫斯理,是家里第十五个孩子,生於1703年 6月。当他出生时,家庭中只有兄姊六人,其余八人都於婴孩时夭折。他母亲虽久困於穷乏的苦痛中,但她并不因此灰心和失望。她训练儿童养成守秩序、忍耐、礼貌和顺从的习惯,这种训练却作了他们未来事业的根基。卫斯理夫人以顺从为各种美德之首。某次在一封信中表示了她的意见,「我竭力以为必须趁早压服孩子的意志,使他养成顺从的习惯,因为这是宗教教育唯一有力和合理的基础,假如缺少了这一点,那麽诫命与礼节两者就得不到效果。等到这一步完全成功以後,一个孩子才能被父母用理知和虔敬来把他管束,等到以後他自己的悟解力完全成熟的时候,这宗教的要义也就深深地种在他的心中了。」卫斯理夫人也留意到孩子们宗教的训练,所以他们在年纪很小时已能背诵主祷文以及其他的祷告文了。污秽和粗俗的言语是从来不准出口,母亲很早就令孩子们学习读书,每日早晚必须诵读一章圣经。所以从婴孩时起这些孩子都饱受宗教和道德的训练了。

二.在牛津大学的生活。

1714年至1720年的求学阶段中,他陆续完成学业,後来进入英国牛津大学的「基督学院」(Christ College)。由於经济的不足及身体不是很好,但他仍勤於工作,而得到别人的赞美和尊敬。到了廿一岁时,他已经成为一个学者。不过,这时他的宗教生活却是处於很低的衰落期。虽然他有读经、祷告,以及其他灵修书的研究等等,但他并不努力为善或是立志与恶的行为争战。经过四年的大学生活之後,卫斯理才想到要多注意到宗教的事情。直到有一次学校里的门房与他的对话中,卫斯理发现在这看守门房之人的心中,充满着感谢上帝的恩慈。卫斯理觉得奇怪问他,门房回答说:「我感谢上帝,因为祂赐给我生命,并且赐了我一颗爱祂的心,和愿意为他服务的志愿。」卫斯理此後才开始感觉到,有一些宗教的经验是他所没有体会到的。
1727年卫斯理得了文学博士的学位,并在他的辩论和演讲中获得许多的称誉。他渐渐作了一个更成名的学者和教师,并离开学校往洛德。在那里他帮助他的父亲任副牧师的职务。
1729年他在母校「林肯学院」的邀请下,返回牛津,很快就成了弟弟查理. 卫斯理所召聚之群体的属灵领袖。在学院里其他学生称他们的团体为「圣社」(Holy Club) ,後来则改称为「循道派」(Methodists)指他们凡事皆循规蹈矩,是语带讥讽的。至当时的人题他们一个绰号,叫作『循道会徒』。约翰卫斯理以後解释这个绰号的意义说,循道会徒乃是指『一个遵循圣经中规定的方法而立身行事的人』。这个包含教师和学生的小团体就称作『圣会』。他们除了每晚一次聚会,把他们的生活与行事作一详细的检查。而他们工作的计划分作多种,有几个人专门和年轻的学生谈话,而立志要从罪恶的生活中拯救他们出来,鼓励他们刻苦读书。其余有些人专作救济贫民的工作;另有一些人帮助几处学校的事情;另外有人照顾贫民救济所的事情。也有一些人每日往监狱中去关心狱囚,提供书籍和药品。

三.美洲宣教及得救的经历。

1735年卫斯理的父亲去世後,他离开了牛津,与弟弟查理卫斯理去美国乔治亚宣教。宣教期虽很短暂,但对兄弟俩的属灵生命倒有重要的影响。首先,令他们改变的有两项因素,一是透过往美洲船上一班德国莫拉维弟兄敬虔的生活,另一是当时新兴的活动,就是以小组形式,给予完全奉献的男女信徒属灵的教导。约翰卫斯理於1738年回英国後不久,便遇上莫拉维会的牧师伯勒尔(Peter Bohler),觉得他们内心有得救的确据,及胜过一切的罪恶。卫斯理深为这些信念折服,认为这是与圣经、历史的基督教,及几个见证人的经验吻合,於是他也开始追求及传讲因信称义的道理了。
1738年 5月24日,约翰卫斯理参加了伦敦亚得门街(Aldergate) 莫拉维会的聚会,觉得心里「异样温暖」,是因有人在会中宣读了马丁路德写的罗马书注释之序言。成为他属灵生命的转捩点。当他清楚自己得救的确据,圣灵与他同证他是上帝的儿女。心里火热的经验,使他大有能力地传讲福音,无数失丧的灵魂因而得着拯救。虽然近代的学者对卫斯理这个福音经验的性质有不同的意见,但後来的历史显出,这个经验实在影响了他每一方面。他由这经验而生出的热心,又联合了他弟弟查理卫斯理和圣社其他会员(如怀特腓德,Whitefield),便形成了一股复兴的火焰,使伦敦、布里斯托尔,及报纸传媒触目。虽然他无意创立新的教派,但复兴的火焰一发不可收拾,福音的热潮在不可抗拒的情况下积极地扩展。可见当圣灵动工时,在一个人身上所发挥的能力。当上帝使用一个人的时候,其效果是不可言喻的。强调个人藉信心而得救恩的经验,是当代英国国教之领袖视之为不需要的「新教义」,他们认为人单靠婴儿洗礼,就足以得救。所以很快的,大部分英国国教的教会大门都向卫斯理关闭,他们只得在街头聚会。
 

四.宗教复兴的初期。

当时的英国教会已逐渐与世俗同化,属灵的宗教也因以衰颓,多数的教友对因信得救,这重要的教义竟已遗忘。卫斯理曾见莫拉维教徒对此有坚确的信仰,而在那次的参观以後,使他的信心得到更大坚强的力量。他遇见许多人,他们都能为这件事情亲自作证,说:「因为只有信靠基督,而不是依靠他们自己的功劳,才使他们从罪恶中得了拯救」。因此卫斯理开始在主日讲台宣讲个人的得救,并宣讲个人和社会的罪,可惜为时不久,讲坛一个接着一个向他们关闭。但他们仍有几个基督徒的小团体,他们常是聚集一处共同敬拜上帝和研究圣经。在这样的聚会中,卫斯理以後体验到他自己内心的改变,这就使他作了这样一个传布福音的人。当这个时候卫斯理和他的弟弟查理也常往监狱中去探访犯人,和亲临罪人执行死刑之处。卫斯理弟兄向那些犯人宣讲完美的福音,使他们得到一个很深的印像,就是那些判处死刑的犯人也有悔罪信道的,当押赴刑场时心中都充满平安与快乐。宗教复兴运动的起源,不单由於约翰卫斯理的宣讲而彰显。也是查理卫斯理所作的赞美诗传唱於各处而着名。

五.卫斯理与今日的关系。

循道派神学的核心是爱:神的爱是为万人的,而神的恩典亦是为所有人预备,只要人在耶稣基督内,以信心接受祂的救恩即可得到。这种恩典观所着重的,乃是神把自己给予每一个人,要与人建立亲密的关系,并且保障人真正有机会回应。称义或使人得救的信心,是恩典的结果;而悔改归正的经验,则是由两部分构成:称义,那是基督的公义归到信徒身上;重生,那是圣灵把基督的义生在或归到信徒身上。成圣的恩典包括信徒由悔改到死亡之间,圣灵在他生命中的工作;卫斯理认为这工作既是即成的,也是渐进的。因为那是恩典的工作,是人只能透过信心来接受的,所以成圣可以是即成的。但「整个成圣」的工夫,基本上是人对神和对别人的爱,因此成圣就是神无限及大能的爱,在有限的信徒身上彰显的过程;就此意义而言,成圣是一种不断向前推进的状况。
卫斯理的传统是以因信称义为根基而建立成圣的教义。完成这工的乃是圣灵。我们虽然唯独因信称义,但我们却是靠着圣灵得成圣洁,所以使我们成圣的乃是圣灵。但可惜许多卫斯理传统中的人,不知不觉的走向法理主义,竟然将敬虔的外貌就当作是成圣来理解。但卫斯理却认为,成圣乃是一产生出所有善行的意志倾向或心思状态。如果卫斯理地下有知,看到人们主张成圣的目的就是为行善,他将感到多麽伤心啊。更讽刺的是,尽管卫斯理传统一再强调「行」,但是其中许多人却仍然丧失了他们对社会的异象。
约翰卫斯理的循道主义不仅是一套神学,而是一种对基督徒生活的了解,强调信徒与慈爱天父之间那种喜乐又个人的关系。在今日教会里这个关系落实於人对上帝的敬拜,和对人的爱。爱失丧之人的意思,就是在传福音时,把基督给他们;爱贫穷人的意思,就是社会关怀,为孤儿寡妇预备房子,提供免费医疗、食物、衣物、教育,及主日学等;爱初信者的意思,乃是训练他们成为门徒─小组牧养。这些关系都是我们要去遵行的。

结论

「全世界是我的牧区」这是约翰卫斯理的名言。约翰卫斯理的工作实在惊人,在他五十二年的事奉生涯中,平均每年走四千哩(骑马),共讲了四万篇道,平均每天讲二篇道。但他最成功之处,乃是能选召、组织,及训练人成为属灵领袖,包括男人和女人在内;透过不断成长的小组、地方领袖,和游行布道家,卫斯理能够维持宣教的热诚及其果子。他从不忽略对初信者的教导和训练,务要使他们成为门徒。从实际的意义而言,约翰卫斯理的循道主义,是牧养的更新,也是实践信徒事奉工作的果子,更是对福音神学和宣教的真实回应。透过卫斯理和循道主义,十八世纪英国广大的劳动阶层,终於有一种可行的灵修生活。盼望今日我们在台湾的卫理公会,也能秉持这种理念,不但个人需要在基督里有经历的实际,更重要的是透过成长小组的牧养,让每一位进入教会的信徒都能被训练、被装备,完成上帝的大使命,使万民都成为主的门徒。

参考书目:

  1. 约翰卫斯理传 林辅华着 基督教文艺出版社
  2. 神学名词辞典 赵中辉着 基督教改革宗翻译社
  3. 当代神学辞典 杨牧谷着 校园书房出版社
  4. 卫斯理约翰与循道卫理会 戴维施着 循道卫理联合教会文字事工委员会